2012年底周建華從看守所傳出的字條顯示,上面有“怕我舉報影響蘇的提拔”等內容,但這些字條、信件當時只在周建華與妻子梁某之間傳遞,並未對外擴散。攝影/翻拍:徐菲
新餘市金玉滿堂大酒店,被當地人議論背後有周建華及其兒子的身影。攝影/翻拍:徐菲

  卷入風波的“新餘高專”老校區300多畝地塊,如今正計劃變成臨街的商業樓區,這宗地塊背後是否存在官商勾連,是舉報的爭議所在。攝影/翻拍:徐菲
  據新華社電 江西省新餘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周建華受賄上訴一案,經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於24日上午在宜春市公開宣判:以受賄罪改判周建華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追繳周建華犯罪所得贓款贓物,上繳國庫。
  江西省高院經審理查明,上訴人周建華利用職務之便,在幹部提拔、工作調動、工程承攬、酒店建設、礦山糾紛、訴訟案件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或者索取他人賄賂共計人民幣1006 .3114萬元、美元1.2萬元、港幣15萬元、金條3根(每根重50克)以及價值人民幣23 .58萬元的財物,其行為構成受賄罪。江西省高院綜合考慮周建華犯罪的具體事實、性質、情節和對於社會的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決。
  周建華去年一審以受賄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追繳犯罪所得贓款贓物,上繳國庫。
  去年7月一審被判死緩的周建華,在今年6月14日全國政協原副主席、江西省委原書記蘇榮被宣佈落馬後,引發廣泛關註:家人及律師稱周建華被“雙規”是因為舉報了蘇榮妻子,而遭到蘇榮的打擊報複。
  但是,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張本平11月14日在中紀委監察部網站進行在線訪談時談到,蘇榮被查的線索,是由巡視獲得。一名權威人士也向南都記者透露,蘇榮被查與周建華舉報沒有關係,網傳周建華出事前曾冒死舉報蘇榮,這是周試圖將其貪腐問題混淆為政治迫害。
  究竟是被構陷的“打虎英雄”,還是反腐重拳之下的一隻“病虎”?南都記者就此進行了多方調查。
  “老幹部”舉報信
  最關鍵的一封舉報信來自他的身邊人——市人大常委會的一群老幹部
  2012年元旦前的一天,江西新餘市委大樓後的家屬院,58歲的市人大幹部李洪(化名)散步中遇到多日不見的“周老闆”——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周建華。
  私下裡,李洪習慣喊他“周老闆”、“老大”,“他也喜歡這樣叫他”。作為曾是省委黨校的老同學、多年的老搭檔,李洪勸他不要再鬧了。“他當時比較狂,說‘我要死,他也死,他有人,我也有人’。”
  周建華口裡的“他”,是時任新餘市委書記李安澤。在周建華後來透過家人及律師向外傳遞的信息中,周建華自認被查是源於和李安澤的爭鬥,在他2011年4月向監察部匿名舉報、當年7月再次向巡視組反映李安澤與蘇榮妻子在一塊土地的出讓中存在腐敗問題後,遭到了報複。
  這是李洪見到周建華的最後一面。2012年1月4日,回到南昌的周建華被省紀委“雙規”。
  南都記者調查獲得的信息顯示,啟動對周建華調查,最早始於一系列針對他的舉報。其中最關鍵的一封舉報信來自他的身邊人——市人大常委會的一群老幹部。
  從後來案情發展觀察,這封來自老幹部的舉報信,是江西省紀委啟動對周建華調查的導火索。
  在此之前的幾個月內,中國各地迎來5年一次的黨委大換屆,新餘四套班子黨委的換屆在當年9月份完成。熟悉周案人士透露,換屆期間,江西省委組織部就發現新餘四套班子之間存在班子不穩定的苗頭,集中體現在市委書記和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和幾名副主任之間存在矛盾。
  由是,當年11月,江西省委組織部聯合省紀委等幾個部門,率先就周建華的廉政情況開展信訪調查。“當時就查出來,周建華有一定的問題。”該人士透露。
  一份有關查處周建華的材料顯示,在調查中發現,其在新餘市幹部群眾中“官聲不好,口碑極差”。被髮現的問題包括私設“小金庫”、生活奢靡人稱“茶主任”、強占公房建用於個人娛樂的“周公館”、道德敗壞與下屬通姦等。坊間曾流傳周建華“養了一條狗、娶了兩個老婆、生了三個小孩、分了四套房子、開了五個茶莊”。
  當年11月30日,江西省紀委對其有關違紀問題初核,專案組進駐新餘。
  “雙規”
  周建華“雙規”期間交代了近100單受賄事項,但在其案件移交法院審理後又予以否認
  辦案人員首先從新餘市中創礦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付敏入手。付敏已在數月前被抓,交代了曾向周建華行賄。
  接著,周建華的身邊人——司機陳柳辰也被帶走。熟悉周建華的人士說,陳柳辰跟隨周建華多年,周對其如同自己的兒子。之後,陳交代了周建華的部分受賄細節。
  據介紹,周建華的兒子周德昊(與前妻姚敏建婚內所育)的朋友也被帶走。2011年,周德昊的朋友參與經營的金玉滿堂酒店開張時,周建華曾讓新餘市人大常委會秘書長劉燕電話通知新餘市四套班子的人參加開業典禮,最後有17個廳級幹部出席,為酒店造勢。
  據南都記者瞭解,該酒店建設過程中,因手續不合法,屬於“無立項、無土地、無許可、無規劃、無資金”的“五無”項目,為此周建華曾多次與人打招呼。金玉滿堂酒店事件因此也成為他落馬的導火索之一。
  南都記者瞭解到,2012年1月4日經江西省紀委常委會研究並報省委批准,對周建華立案調查並“雙規”。同一天,其妻子、兒子周德昊也一同被帶走。其前妻姚敏建則保持了自由身,協助調查。最後,周建華在“雙規”期間,交代了近100單受賄事項。
  不過,周建華在其案件移交法院審理之後又予以否認。他指出,辦案人員曾逼其喝馬桶水、扇耳光、壓小腿,並以其家人的安危為要挾,逼其交代了不是事實的案情。
  但江西紀委系統一名知情人士對南都記者說,中紀委對安全文明辦案有嚴格要求,各省(市、區)無論哪一級紀委在執行“雙規”期間如有嚴重違法辦案或出現安全事故,該省紀委書記必須當面向中紀委主要領導檢討責任,所以辦案組辦理周建華這樣的高官,尤其會註意方式,且紀委內部也查得很嚴,會時常抽查監督。
  周建華在法庭上翻供後,網絡傳出負責周案的江西省紀委案件監察室一室副主任石軍英等人也被“雙規”的消息,不過南都記者從多方渠道瞭解到,石軍英目前在正常上班。
  前妻喊冤
  通過網絡等渠道公開的舉報信標題為《江西省2012年1號大案——周建華巨額受賄案真相》
  2012年5月底,周建華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次年2月,周建華被檢察院以涉嫌受賄1400餘萬元移送法院起訴。
  此後,姚敏建開始為周建華喊冤。她向南都記者自述,2013年2月的某一天,她在院子的信箱里發現一些寫滿字的紙片,一小塊一小塊的,有的寫在錫紙上,有的寫在煙盒背面。她認出那是周建華的手跡。但至於字條來源,她說並不清楚。
  她向南都記者提供了字條拼貼後的縮印件,其中一張落款“周建華”,日期為“2013.2.××(字跡不清)”。另提供了周建華從德安看守所轉出的一封手寫信複印件,日期為2013年2月21日。
  此前的2月5日,周建華被檢察院起訴。
  姚敏建後將縮印件整理成舉報信。從去年初開始,這些舉報信開始在網絡曝光,不過,一直未引起太多關註。
  去年3月蘇榮離贛進京,5月,中央巡視組進駐江西。姚敏建進一步為周建華“鳴冤”,她通過網絡等渠道公開的舉報信標題為《江西省2012年1號大案——周建華巨額受賄案真相》。
  情勢在今年6月14日發生變化。當天傍晚,中紀委通報蘇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組織調查,成為十八大後首個落馬的副國級高官。周建華家人及律師隨即對外稱,周建華被“雙規”正是來自於蘇榮的打擊報複,不少網友稱其為“冒死舉報蘇榮而遭報複的反腐英雄”。
  不過,周建華從看守所內流出的上述舉報內容,也遭到了外界質疑,焦點之一為涉及蘇榮妻子的舉報內容,疑為移送司法機關之後添加。
  南都記者另外獲得的幾張此前未曾公開的周建華手寫信顯示,在2012年周建華被羈押期間,確曾寫過涉及蘇榮的舉報內容。其寫給現任妻子梁某的兩張字條,時間分別為“2012年11月17日凌晨”、“2012年12月17日”,均有“揭露蘇、李腐敗”、“怕我舉報影響蘇的提拔”等內容。
  但這些字條信件當時只在周建華與妻子梁某之間傳遞,並未對外擴散。
  11月14日,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張本平在中紀委監察部網站進行在線訪談時談到,全國政協原副主席蘇榮被查的線索,是由巡視獲得。
  一名權威人士也向南都記者透露,蘇榮被查是中央巡視組在江西巡視期間發現了其腐敗線索,其被查與周建華舉報沒有關係,網傳周建華出事前曾冒死舉報蘇榮,這是周試圖將其貪腐問題混淆為政治迫害,撈一根“救命稻草”。
  “報複”之說
  李安澤承認與周建華工作上有摩擦,但對其調查非因舉報土地等問題對其打擊報複
  但姚敏建仍堅信,周建華就是因舉報蘇榮妻子而遭受打擊報複,並且她的兒子因此受到牽累。
  被“雙規”前,周建華曾被信訪調查近一個月。2011年12月7日,新餘市金玉滿堂餐飲有限公司老闆楊鵬被警方帶走。彼時,這家占地11畝、投資據稱2000多萬的高檔酒店開業才42天。
  外觀為徽派園林式建築的這家會所式酒店,被當地人私下議論“後臺是周建華和他的兒子”。
  楊鵬是周建華兒子周德昊的朋友。周德昊被帶走後,和他住在一起的姚敏建為此曾感到不安,在南昌的她給周建華打過一個電話。
  “這哪裡是信訪調查?完全是打擊報複。”姚回憶周建華被“雙規”前的這次通話。
  不過,南都記者在江西採訪期間,周建華被查前是否舉報過蘇榮及其妻子,蘇榮最終落馬又是否因為周建華的獄中舉報,呈現出另一種說法。
  周建華流傳出來的舉報信稱,2011年4月,周建華曾匿名給監察部一名領導寫信,舉報江西省“新餘市高專”土地出讓存在腐敗問題。同年7月,江西省委巡視組到新餘開展巡視,周建華向巡視組領導當面反映了李安澤與蘇榮妻子在“新餘市高專”土地出讓中嚴重腐敗等問題,巡視組當天即趕回南昌彙報。隨後,周建華遭到了長達數月的調查。
  上述內容被外界解讀為,正是周建華的兩次舉報,成為蘇榮報複周建華的開始。
  不過,對於向監察部遞交的那封舉報信,周建華曾向律師表示,“在此舉報中,我沒有反映蘇榮妻子參與其中的問題”。
  而對於向江西省委巡視組的舉報,南都記者輾轉找到一名參與對新餘此次巡視的核心人士。在他的敘述中,此次巡視過程中,周建華絕未反映過蘇榮及其妻子的問題。
  該人士稱,2011年7月4日,江西省委第四巡視組率隊進駐新餘。7月5日開始,巡視組正式與新餘各級官員開展個別談話。在談話中,周建華確實提到了對李安澤的一些意見,重點反映了新行政中心、新宜公路(新餘至分宜縣)問題,認為李安澤在工作中的決策不夠科學、民主。在談話的尾聲,他也提到有一個工程“有位領導的夫人”插手,但是“沒有具體說是哪位領導的夫人,也沒有說是什麼工程”。由於沒有反映對象,巡視組“沒有對它進行記錄”。
  但周建華在會見其二審律師時說,兩個小時的談話中,他把李安澤所有重大的經濟問題完整地作了反映,包括300多畝土地,蘇榮老婆如何插手的事情全部說了。
  上述人士則稱,巡視17天后的7月21日,因景德鎮市的防洪工程出現問題,省委要求第四巡視組和其他幾個巡視組一起,緊急進駐景德鎮。當年10月,巡視組再次進駐新餘,但周建華的談話已經完成,巡視組沒有再找他進行談話。該巡視組人士說,事實上,那年大約12月,周建華也許已感覺到紀委在調查他,還主動向該人士打了電話。
  “他在電話里說,有人惡意誣陷他舉報了省領導,希望我能為他證明,當初談話時他並未舉報過省領導”。“我在電話里就回覆他,你本來就沒有向我舉報過省領導(指蘇榮)嘛。”該人士說。
  該人士認為,可能恰恰是時間點上的一種巧合,讓周懷疑自己因舉報而受到報複。
  新餘市委原書記李安澤於2013年初調任江西省發改委黨組書記、主任,一度被周案輿論推上風口浪尖。今年8月27日被中紀委人員帶走,一個多月後其職務被免。
  今年6月26日,落馬前的李安澤曾在其辦公室接受南都記者採訪,否認對周建華的調查來自高層授意,“在查辦他的案子過程中,不管是調查組還是我,沒有任何人跟我們打過招呼”。
  他承認與周建華工作上有摩擦,周對他的抵觸很大,但對其調查緣於長期的信件舉報和群眾反映,而非因舉報土地等問題對其打擊報複。李安澤同時否認自己插手所謂新餘高專土地的幕後交易。
  賣地爭議
  江西省有關部門最後的調查結論為未發現“新餘高專”地塊存在違規賤賣行為
  周建華舉報的原“新餘高專”300畝地塊,如今仍橫卧在市區北湖西路的一側。臨街的地塊已樹起一片裙樓,兩邊是尚未竣工的30層高樓。名為新餘國際廣場的這個項目已停止施工。
  周建華舉報信稱,2009年原“新餘高專”300畝地塊公開拍賣,浙江商人陳建男為低價拿地,將蘇榮妻子請到新餘。在後者干預下,時任市長李安澤擅自中止拍賣程序,以每畝70萬元的低價協議出讓陳建男,當時市價應在每畝350萬元以上,致使國家蒙受近10億元損失。
  李安澤在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稱,他2008年10月到新餘當市長前,新餘高專的搬遷、老校區的土地拍賣已擺上日程。當年時值金融危機,高專的地一度賣不出去,大概到2009年5月,時新餘高專黨委書記劉冬(現新餘學院黨委書記)告訴他,以70萬元一畝的價格談成了。“我說你期望值是多少,他說65萬一畝。我問他接受這個價的理由是什麼。”
  “他給我講了幾條,第一,之前有10多家(公司)來談,沒有一家談成的,都是金融危機談不成,現在正好有這麼一個機會談成了。第二,70萬元拿出去拍賣過,流拍了,沒人要。第三,國土局曾經評估過,這個地只值得60萬元一畝,為了到銀行多貸一些錢,讓國土局寫到了70萬元。第四,跟新餘學院挨著的中山學院一個民辦學校的地,也才賣了45萬一畝。”
  李說聽了這幾個理由,覺得有道理,答應政府幫他推動這件事。“沒有任何人跟我打過招呼,我也沒有跟任何人有過一分錢的交往。”李安澤當時稱。
  新餘學院財務處處長姚偉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說,早從2006年開始,新餘高專就拿老校區土地向銀行抵押貸款,先後貸過5次,每次評估價就只70萬元一畝。2008年下半年,學校打算將這塊地賣出。後來選了臨街最好的一塊地先試探行情,但這塊43.75畝、底價每畝70萬元的地流拍了。他認為原因是時值金融危機不景氣。他出示了當年刊登在《新餘日報》上的拍賣公告影印件。
  在周建華舉報信中,也列舉出另一塊高價拍出的類似地塊———新餘市委黨校一塊80畝的老校址,地理位置條件不如高專,但賣出價是每畝320多萬。但姚認為,市委黨校地塊的拍賣比高專晚了一年半,時間為2010年11月30日,“那時土地市場已經回暖了”。
  在周建華舉報“新餘高專”賤賣土地在網絡流傳後,江西省有關部門曾派調查組調查該地情況,最後給出的調查結論為未發現該地存在違規賤賣行為。
  “案中案”
  多名看守所工作人員和被關押人員涉嫌幫周建華帶信給其家屬,出現“串供”行為
  2012年5月31日,在江西省紀委對周建華違紀違法案調查結束後,周建華案移送司法機關處理,被關押在江西德安看守所,後又轉至宜春看守所。
  據南都記者多方瞭解,在看守所關押期間,周建華案還出現了“案中案”:多名看守所工作人員和被關押人員涉嫌幫周建華帶信給其家屬,出現了“串供”行為。
  據調查,正是去年舉報信在網絡傳開後,有關部門在查舉報信的來源時,查出自2012年8月開始,周建華數次通過被關押人員數次帶信給家人,同時也總能成功收到家人給其寫的信。
  江西省司法系統人士稱,正是因為上述事件讓周建華案出現了重大轉折,導致其家屬在外為其“翻案”,而周建華則在法庭翻供。
  不過,姚敏建對前夫被認定的巨額受賄深表吃驚、連稱不信。在她的印象里,周建華雖然性子直,“但不貪,說他受賄1000多萬,而且都是現金,我簡直不敢相信。”
  一審判決書也顯示,作為被告人的周建華曾為自己辯稱:他在偵查機關所作的供述,全都是被刑訊逼供的結果,都不是事實。對指控的26宗受賄事實,只承認了其中的60餘萬。
  然而在近乎一邊倒的外部輿論之下,錶面沉默的江西官場內部潛涌的卻是另一種輿論場。一名熟悉周案的人士告訴南都記者,周建華確實一開始就覺得自己是被對手報複了,但一直認為這個對手是李安澤,直到移送司法機關、尤其是中央巡視組進駐江西後,周建華開始對外表示,他是因為舉報蘇榮而遭到了報複。
  另一名權威人士表示,從他們掌握的現有信息來看,可以確定蘇榮案與周建華並無關聯,對蘇榮的舉報線索另有其它來源。但輿論的錯位對沖仍只在各自的空間彌散。
  南都記者 曹晶晶 徐菲 彭美 實習生 沈清濤
(原標題:二審由死緩改判無期 江西新餘廳官周建華案再調查)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梁詠琪

wi83wikh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